呼兰河纪(连载之一)

呼兰河纪(连载之一)

Postby Panghai606 » Wed Sep 22, 2021 11:54 am

呼兰河纪(连载之一)
  (一)
  
  山和水中间,我会更喜欢水多一些,树海读书阁,因为我觉得水是有灵性的。所有的水中间,我会更喜欢河多一些。喜欢河的弯曲,树海读书阁,喜欢河的缓慢,爱看读书阁。我的家乡,最著名的就是呼兰河了&mdash,铭华读书阁;—可能是有萧红的关系,它才可以让这么多人知道。
  
  我的家乡是在黑龙江的平原上,叫做兰西,是因为县城就建在呼兰河的西边就叫做了兰西。而我从小一直就住在呼兰河的左或者右,我们这儿叫河东和河西。河西是拉哈山的西坡,会高一些,再往西还会有一大片碱土地的草原;而河东是呼兰河的冲击平原,土地会更肥沃,不过涨大水的时候会淹到,而河西就不会,河水再怎样涨也不会越过山去——虽然那山大概也算不做山,它只是站在河边儿仰头望时才像山。
  
  我在呼兰河的边儿上工作了许多年。那是一家疗养院,华闻读书阁,建在半山腰上。西面是拉哈山南北走向的山脊,金霏读书阁,南面和北面都是缓坡,金门读书阁,都满长着树、花和草。东南的方向开了一条通向呼兰河边的路,两边的坡上也都是树、花和草。下大雨的时候,孔子读书阁,山上坡上的雨水汇成急流冲刷下来,那可以下山去的路就有了一道道的“硬底儿”,所以不会太泥泞。那时前边正在建一座庙,树海读书阁,从春天开始山门的框架已经搭起来了,很高,天好的时候我们几个伙伴就会在傍晚顺着梯子爬上去,背对着山面向着河在那儿坐着&mdash,孔子读书阁;—那山门也是那样的朝着呼兰河建起来的。河风迎面地吹来,带来了河水凉爽的味道,而呼兰河,树海读书阁,就那样弯弯曲曲地从偏东北的方向流过来,在这山角下慢慢地转了一下身,向南边又流过去了,树海读书阁,流过一座桥就从桥墩中间稍急一点地流过去,树海读书阁,流过小沙島就从小沙岛边儿上绕过去,流过叫做“河口“的小镇&mdash,广济读书阁;—其实这小镇是因为河才建立起来的,爱看读书阁,小镇上的居民就到河边来取水、打鱼、用大型一点的船挖沙子来卖,华闻读书阁,沙子就在河边儿上堆起来,精彩读书阁,跟金字塔似的&mdash,树海读书阁;—就从小镇流过去了,修身读书阁。坐在山门的脚手架上面听不到河水的声音,金门读书阁,但我知道它是在那里流着的,它是有灵性的。放眼望过去,精彩读书阁,呼兰河东边的平原一直可以没有遮拦地望到不知道会有多远的弧形的地平线,从可以看到的错织着的玉米田、瓜地、鱼塘,到连向天边的青纱帐,树海读书阁。而身后,“火烧云”正随着太阳落山“烧”起来。
  
  刚下过了一场急雨,高高地悬挂在碧空上的彩虹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天空的半面都成了“火烧云&rdquo,树海读书阁;的舞台了。深蓝色的厚云层,那云已经变成了深紫色,而由于夕阳还在背后,它的边儿上就会亮起金色的光。薄的浅色的云层,精彩读书阁,一律被染成粉红色、桔黄色或者菏花一样的颜色。雨后的净寂的天空涂了胭脂一样,房子、路、河水,金霏读书阁,也涂上胭脂的颜色,树海读书阁,而唯独被雨刷洗过的树和草却染不上,它们更绿了&mdash,孔子读书阁;&mdash,宁静读书阁;真奇怪,怎么就染不了反而让它们更绿了、绿到无与伦比了呢?等到太阳真的落下去了,天空的颜色就越来越淡了,最后就变成了淡青色甚至浅绿色,这时候那深蓝色的、浅蓝色的云朵就好像海里的岛礁,不是从下到上的方向而像从近到远的方向散落开去了,而不知道什么时候,月牙儿也已经挂在天上了。而在风平浪静的时候,火烧云神奇的景象都会倒映在河水里动啊动的,像绸子放在水里一样。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不懂

孩子们,你们长大了

与伊人同行

秋语_9

七律 ● 游三清山
Panghai606
 
Posts: 4586
Joined: Mon Sep 06, 2021 11:27 am



Return to General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FrankJScott and 7 guests

cron